顾镜

柯笑/恺楚/大庆

可爱

上上签🇦🇷:

超级想要评论!!!

林然♪:

呜呜呜是我本人了

dongio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恋爱三十题(一)

无脑小甜饼,文笔剧情都没有,一个不走心的七夕。
1 牵手
他曾经真切地恨过夜尊,过往温情的面纱被撕破,露出底下血淋淋的真相。他纵有千百种说辞来圆,与他而言却是真切切的伤害背叛。
然而生命太漫长了,对于永生的猫妖与小鬼王来说。他躲了夜尊许多年,架不住他日复一日在他面前晃悠,心里头那一点情愫便不甘心的重又翻涌出来,一不留神便泛滥成灾。
饿死鬼枯瘦的手伸过来,夜尊一把拉住他的手腕将他护在身后,他看着这人面沉如水,面对饿死鬼时眼底杀意凛然,一回身望向他却顿时化了春水,到底没忍心甩开他的手。

2 亲吻某处
再厚的冰层只要破开个角,总是要一点一点化开的。夜尊好不容易等到大庆态度松动些许,自然不肯错失良机,以往还只在危险的时候出来护一护这小猫咪,如今是逮着空就往特调处跑,盯着赵云澜的白眼和沈巍的冷漠给猫做人肉垫子。
“真是……”
肥猫在他膝上卧成一摊睡得正熟,夜尊端坐着一动不动,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猫。他盯着这猫看了好半天,目光是说不出的温柔痴缠,只叫祝红这样的冷血动物都打了个抖。
然后他忍不住低下头去,亲了亲小猫的鼻头。

3 玩游戏/看电影
四海之内无大事,日子便这么波澜不惊地过,没有案子办的时候大家都窝在大学路九号,追追剧逛逛淘宝唠唠嗑,偶尔教唆教唆小米和大庆打架。
——当然大庆作为一只万年老猫,对这种幼稚的行为是十分不屑的。
他此刻正懒洋洋坐在沙发上同夜尊一起看电影打发时间,虽则他年龄大了些,经历多了些,看过的不必电影里演得那点儿少。但多了个窝在夜尊怀里这个前提,这电影的滋味儿居然也变得不一般起来。
不过是个爱情片罢了,男女主在火车上相遇,扯些乱七八糟的闲话,然后一起下了车。
他看到这里已有些昏昏欲睡,打了个哈欠化成原型喵了一声,夜尊自然地一把将他捞进怀里,他胡乱蹭了蹭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安安稳稳睡去了。
夜尊撸了把猫,想着要是人形睡在他怀里,大约还更受用些。

4 约会
他二人三天两头的在特调处腻歪,难免遭人嫌弃,祝红的白眼初时还很含蓄,后来几乎要翻到天上去。
“我说,约会能不能不要选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?”
夜尊对此倒很无所谓,只是总这么着也不知道小猫腻不腻,他思索了那么一时片刻,觉得是该换个地儿,找点儿新鲜。
等到大庆被他拉到船上要泛舟游湖的时候,原本勉强装出的点儿期待瞬间烟消云散,小脸皱成一团写满了嫌弃:“你不知道猫怕水么?”
“是划船又不是游泳。”
虽然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是完全不想搭理这个人呢。

5 接吻
特调处许久才接一桩案子,倒给夜尊招来朵桃花。他本意是要护大庆,小姑娘不过顺带罢了,落在人眼里却变成个英雄救美。况且他一副好皮囊,小姑娘魂牵梦绕的,居然还追到了特调处。
“这叫什么事儿?”赵云澜觉得他十分头大。
大庆连着几日都臭着张脸——这与他一身背带裤又顶着娃娃脸的模样十分不符,然而不妨碍大家领悟到他心情不好。
夜尊也颇觉苦恼,他没心思和个小姑娘浪费时间,为着特调处的名声又不敢过分——赵云澜可是用大庆警告过他的,他自觉拒绝地已经很明显了,对方却全然意识不到似的追着他。
“诶小弟弟,那个人呢?”小姑娘十分不见外,找了一圈不见夜尊,挑了个看起来最好说话的问他。
郭长城今天不在,她这一挑挑着了大庆,然而看起来软萌软萌的少年一脸冷漠,连个眼神也没分给她。
“问你呢,小弟弟?”她试探性地上手戳了戳大庆。
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个人类丫头叫了弟弟的万年猫妖更加冷漠:“不知道。”
“那你,能不能跟我说说他都喜欢什么啊?”
……
“喜欢我。”大庆想了想,趁小姑娘没反应过来,又加了一句:“我也喜欢他。”
隔壁祝红:干得漂亮。
这一番话夜尊听得清清楚楚,小姑娘一走他就露面带走了大庆。
“我以为你会不愿意我说你……”夜尊将少年圈在怀里,眼底满是笑意,“你这么说,我很开心。”
“我嫌她太烦。”
“那你喜不喜欢我?”
少年脸上慢慢染上薄红,连耳根也晕开了颜色,夜尊只觉得心里头像是给什么抓了一下,痒痒的。
“喜欢的。”他终于认命般地回答,两颊愈发红透了,亮晶晶一双眼。夜尊好半天就盯着他张合的唇了,一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。
嗯,甜的。

负面性格十五题

01.贪婪
“这里,”
“这里,”
“还有这里……”
“你的身体,”
“生命,”
“灵魂,”
“你所有的一切。”
“都是我的。”

02.自卑
“原来即使在你心里,我终究也还是比不过沈巍。”

03.嫉妒
“他们用左手摸你,我想砍他们左手;他们用右手摸你,我想砍他们右手。”

04.傲慢
“如果不是因为你,这些蝼蚁怎么配和我说话?”

05.不忠
“大吉是谁?”

06.暴力
“不……嗯……慢一点、啊……”
他低下头恶狠狠地去亲他的嘴唇,齿尖磨着娇嫩的肌肤尝出血腥。

07.虚荣
“你原型这么胖,带出去我很没面子的。”

08.馅媚
“我错了。”
“牛奶热好了,小鱼干在微波炉里,我也洗干净了。”
嗯?好像有什么不对?

09.吝啬
“这只猫是我的。”
“多看一眼都不行。”

10.自私
我知道你有千百条路可走,每一条都宽阔明亮。
但我要你留在我身边。

11.多疑
“你和赵云澜怎么回事?”
“你怎么能和他睡在一张床上?”

12.易怒
“你老是这样。”
“我和其他人稍微亲近一点就生气。”
“你再这样我也生气了。”
“你为什么要和他们亲近?你还敢生气!”
“我为什么不能生气!你不觉得你很过分么!”

13.不公
“同样是鬼王,他得昆仑君青睐是斩魂使受万人敬仰,而我却……”
栽在了一只肥猫手里。

14.冷漠
“哦。”

15.淫荡
“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迫不及待地贴上来了呢。”
“唔……闭嘴啊……混蛋……”

夏日与冰淇淋

时隔多年的丛庄
一人圈
甜丝丝的日常小段子
我爱他们

难得两人几乎同时结束工作,六点多钟下了班,丛震中起了兴致,拉着自家爱人晃悠悠往超市去。两个生活技能几乎没点的家伙瞎逛一圈,选了些简单好料理的食材,又为了买不买糖争执了一番——这件事上庄尧向来是寸步不让,最后只能是丛震中无奈妥协。不过他也没全由着他,讨了个口头协议。
“小心长蛀牙。”
结了账两人一人一边塑料带子拎着战利品回家,这会儿太阳渐渐落了,凉风阵阵,倒十分惬意。庄尧老远望见冰淇淋店面,眼神先飘过去好几次,像是为着点儿自己是个成年人了的矜持,也没好意思开口。丛震中笑了笑,自己开口要了,回身递给小孩儿,将袋子接进手中。
庄尧左手被自家教授攥着,右手举着冰淇淋,眼神定在那团冒尖的奶油上,好半天才一伸舌尖,卷了一团在嘴里。
丛震中眼里全是笑意,指腹轻轻磨着小孩儿手背上一小块儿皮肤,糖分摄入虽然要克制,偶尔超标却也是被允许的。
下一刻他被甜腻腻凉丝丝的奶油糊了一嘴,无奈地吃下几口,三分嗔意望一眼庄尧。
多大人了。
“纸在右边兜里。”
恶作剧的庄尧小朋友可疑地红了红脸,瞪了瞪自家教授,脆生生咬一口甜筒:“你自己擦。”

你丫好烦三十题(一)

无脑段子小甜饼
没按顺序,想到什么写什么
龙五令人伤心给自己造点糖吃

(一)不小心听到恋人在自慰时叫了自己的名字
浴室的灯亮着,隐约传出水声,“恺撒。”楚子航叫了一声爱人的名字,没得到回应,索性直接拉开了浴室的门——这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意大利人的衬衫还挂在身上,却已经给水弄得湿漉漉的了,面料紧贴着肌肤,勾勒出诱人的肌肉线条。他半靠在浴缸上,蓝眼睛泛着水汽,修长手指正握在身下挺立的物件上,他喘息着,哑着嗓子叫了声“楚子航”。
“加图索家主居然连这点小伎俩也看不破了么?”
楚子航走过去低头凝视着他,语气平平地对自己的爱人放嘲讽,下一刻他就被恺撒拽着领子拉下身去交换了一个满是情欲的亲吻。
“我认为这没什么不好的。”他安慰过自己的手指这下开始去解楚子航的扣子了,“既然你今晚回来。”

(二)模仿电影里的高端动作
“如果你是指日本动作电影——”
当然不是,这太糟糕了,恺撒作为一个合格的意大利绅士,在床上当然也十分尊重他的爱人。
“You jump,I jump.”恺撒偏过头去凝视着楚子航,他柔顺的黑色头发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,黄金瞳无波无澜地注视着海面,这话他说得颇为深情款款,对方却对此毫无反应。
“You jump.”
楚子航戴好了潜水面罩,一跃跳入海中,下一刻恺撒跟着跳了下来,在平静的海面上溅起大片水花。
所以这算哪部电影的什么高端动作?
不过是我充数罢了。

(三)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被偷吃
“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太喜欢吃甜食。”
“啊,是。”
“那么,”楚子航转过身去,将手里几乎见底的糖桂花罐子展示给他看,“这个你怎么解释?”
“我走的时候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罐。”
“只是想尝尝你喜欢的食物而已。”恺撒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他面前,“你走了这么久,一回来却只关心你的小零食。”
楚子航面无表情地把罐子放回冰箱,顺手关上了冰箱门,下一刻他被恺撒抱进怀里,交换了一个缠绵的亲吻。
“甜么?”
“没有你甜。”

(四)在衣柜里翻出女装
“楚子航,我怎么不知道你居然还有这个癖好。”
那是一件黑色的连衣裙,再过几十年也不会过时的经典款式——当然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: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楚子航的衣柜里。
“如果是你穿的话,我以为应该选择更年轻一点的颜色和款式,”恺撒将裙子往楚子航身上比了比,上下打量了一番爱人的身材,“你看上去太纤瘦了,而且没有胸……”
“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。”楚子航一把从他手里抓下裙子把它叠好放到原本的位置上去,语气实在有几分无奈,“我只不过是出了个任务而已。”

(五)小学生级别的争执
经过了一番近身搏斗,两人的衣服都已经脱得七七八八,恺撒将楚子航按在床上,膝盖抵在腿间勉强压制住他,目光直视着他还没来得及摘下美瞳的眼睛道:“我勉强承认在格斗上你我不分胜负,但是楚子航,我不认为你的床上功夫和你的格斗技术一样优秀。”
“我阅读了大量的科普书籍,掌握了足够的理论知识。”楚子航毫不示弱地回应道。
“但是这种事情仅仅有理论知识是不够的……”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有实践经验?”楚子航的语气尚且平淡,眼神却已经变得危险起来了。
“不,”恺撒低头亲了亲他的嘴唇,“我有种族天赋。”

占有欲

夜尊×大庆
一个日常车,题目说明一切
舔牛奶镜子浴室play
这车卡了蛮久估计吃起来也不太顺畅了
大概是最后一次开车了,之后可能会搞剧情也可能不会搞,先立个间谍剧情flag
评论见

情潮

夜尊×大庆
abo的车
第一个发情期,野外,初次见面
确定可以接受再进来,谢谢配合

猫本来是极畏水的,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,浑身的燥热让大庆来不及多想便跃入河中。冰凉的河水包裹上来,带来短暂的舒爽,他索性将发烫的脸颊也一并埋进入,又忍不住从口腔灌了几口进入,滋润干涸的喉咙。
衣袍湿哒哒的黏在身体上,平日最厌恶的感觉今日却成了救他的良药,热潮终于被河水冲下去些许,大庆感到身体似乎不那么难受了,紧锁的眉头因此舒展开来,露出了个心满意足的笑容。
链接走评论

千差无路

一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短打
难得不开车的夜庆

他们之间有过什么呢,像是什么都有,又像是什么都没有。
人类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,他见的多了。五千年这样走过来,多少人在他生命中路过不提,单是赵云澜生生世世轮回,也够他体验这世间百态了。
同族对他示爱的不少,人类少女偶然被他迷惑的也有,然而他们的生命于他而言都太过短暂。他欣赏他们的爱意,像欣赏早晨花瓣上的露水,带着好奇与怜惜,却从不触碰。
他行走世间,满心惦念的唯有那一人而已,即便连名字也不清晰了,也固执地带着镇魂令一世一世寻他。许多人事他都记不清,昆仑山、主人、镇魂令的由来,还有某个偶然入梦的影子。
那个影子常常入梦,却总是不清晰,他习以为常,也懒得细究,偶尔还会在梦里同他说说闲话。他总以为他们该是极亲近的,但梦里又常常隔得很远,远得他连讲一句话,都觉得费劲。
后来那个影子终于清晰起来了,他却连一句话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讲了。
“大庆……”面具下那双眼睛长到了梦里的影子脸上,望向他时带着无尽的眷恋与痴缠,他不曾在任何一个人类眼底见过这样浓烈的情感,要说同谁相似的话,那大约是沈巍望向赵云澜的眼神。
面具摘下时梦里的影子开始长出清晰的容颜,亲吻在某一个瞬间是让他感到愉悦的。但疼痛使人清醒,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头,在夜尊惊愕的退来以后冷冷淡淡地道:“鬼王自重。”
他们的重逢或许该更激烈一些,但五千年太长了,长得他都已经变得迟钝起来。仇恨也好痛苦也罢,从前若是烈火熔岩,如今便不过一捧带着些热气的灰。
何况他记性一向不太好,许多事都不记得了。
千丈戾气泄时,他在昆仑山下同他说:“那些道理都是昆仑的道理,我鬼族为何要依?”他却又记起来了。
那时候他还是只化形都不太稳的小猫,双生鬼王初初诞生,一个跟了他的主人昆仑,一个却不知为何总缠着他。
昆仑山上精怪虽多,因着昆仑的缘故,对他总是有几分尊敬的。他那会儿是个性子皮的,被昆仑宠的无法无天,漫山精怪叫他折腾了个遍,却没有一个称意的妖同他做朋友。
小鬼王是他第一个朋友。
鬼族生于污秽之地,受欲望驱使,遵从本能行事。沈巍是个异端,他这个弟弟却全然鬼族作风,行事十分任性。
他那时候也不过灵智初开,学了昆仑教沈巍的那些话去教夜尊。他虽不太懂,只觉得昆仑说的必然是好的,满腔赤忱盼着人好,哪里想到人家根本看不上呢。
“是我自以为是了,让鬼王见笑。”
那时候鬼王同他说哥哥有昆仑赐名,他很是羡慕,他便兴头头也替他取了个名,叫做“夜尊”。从此便这么唤着。他为此高兴了许多天,只觉得取了名,从此夜尊便和他再也分不开了。
他想或许是自己成长得太慢了,昆仑是能一肩担起三界的山圣了,鬼王都能带着自己的族人为祸人间了,他却还当自己是只小猫咪。
只有沈巍,沈巍也还是那个单纯直露的小鬼王。
后来昆仑不在了,沈巍成了斩魂使,他拿着镇魂令到人间寻他的转世,几千年过来,也没多生出几个心眼来面对夜尊。
“昆仑的道理便是我的道理,你不愿依,也就算了。”
“我取的名字你大概也不喜欢,也一起还给我罢。”
他总觉得这便是结局了,他同夜尊的结局。
昆仑说他的死是命数,是从盘古开天地时便写好的。他却不能不把沈巍数千年的隐忍、昆仑世世轮回之苦都归到夜尊身上,又觉得自己这样实在不讲道理。
然而哪有什么道理可讲,那个凡人不过骗了他一个铃铛,夜尊……夜尊又骗了他什么呢?
他说不清楚。
夜尊自毁引破了大封,形神俱散,从此天地间再无痕迹。后来大封重落、沈巍成圣,他竟徒然生出些不平来。
也不过轻风微澜,转瞬便连一起痕迹也无。

荒唐梦

拉郎:韩叙×大庆
人物ooc,剧情无逻辑,求生欲强的同学请不要进来
是的没错还是一辆车

韩叙是在做完家教回去的路上捡到那只猫的。

那会儿天色将暗未暗,他正走过一条昏暗无人的小巷,迎面急慌慌撞过来一团黑影。借着最后一点天光,他勉强识别出这圆滚滚黑乎乎的一团原来是只黑猫,还是只有过一面之缘的猫。

于是韩叙同学也顾不得脚被撞得发疼,急切切要去抓猫。然而这猫虽然胖,却十分灵活,他扑了个空,眼看猫就要跑了,嘴先于意识叫了声“大庆”。

趁着猫顿的这一刻,他算是把猫逮着了。

然而这猫看着十分反常,浑身发热且不说,还十分躁动,被他抱在怀里一点儿也不安分,几次想逃窜出去。

“你怎么了?”韩叙有一下没一下地撸着毛,眉头皱得死紧,“生病了么?要不要去……”

他本来要说“去医院”,一想这是个能化人形的猫,也不知道该去宠物医院还是人类的医院,便又打住了,不知道如何接下去。

“我没事。”这声音听起来闷闷的,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,何况他显然过于急促的喘息,韩叙眉头皱得更紧,却听大庆问他:“你家……还有其他人么?”

“没有。”

他暑假没回老家,在学校附近做兼职,假期宿舍不开放,他为了方便在外面租了间房子,只有他一个人住。

“那去你家。”

他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开口,一直到韩叙将他带回自己的出租屋里。韩叙把猫放到床上,显然还是担忧的,“你真的没事么?”想了想又接着道,“你的身体很烫……”

尾音还未落下,韩叙就猛然顿住。黑猫在他床上化为他熟悉的少年,一双清亮亮的眼定定将他望着,竟似有着千言万语,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其间。

他只觉得心口一窒,又欢喜又酸涩。

这个眼神他是了解的,二十多岁的少年人了,生得一副好皮囊,又有学霸光环加持,多少姑娘向明示暗示过情意。他就是根木头,也该开点窍。

况且他向来聪明。

然而越是聪明越是理智,他先是想起无数个夜里那些荒唐梦境,和每一个下意识去寻找那双此刻就在眼前的眼睛的瞬间,下一刻却只见现实狰狞,生出无尽怯懦。

同性、猫、特调处……这些词语在他脑海中交织成片,让他几乎开始后悔要捡这只猫回来。

他当然可以假装看不懂,随意敷衍过去。然而少年的眼睛那样好看,水雾渐渐泛上来,他什么也不说,只是咬着唇静静望着他,他就已经快心慌意乱了。

何况他开口了,大庆的声音有些喑哑,说话时带着点黏腻鼻音,“我的发情期到了。”他的脸显然带着不正常的潮红,“我本来要找个荒郊野岭,没想到……”他喘了一大口气,用力咬了咬唇压制住泛滥的情潮,“没想到会碰到你。”

韩叙愣在原地,有些费劲地消化这些信息,他当然知道猫也有发情期,但能化形的猫居然也有发情期,实在超出了他日常所能涉及的范畴。

“你要是不愿意,我现在就走。”

他的声音里已经开始染上情欲,黏黏糊糊地让人心痒。韩叙闻言猛然从自己的思绪里抽离,直勾勾地望向他问道:“去哪儿?”

“不劳你关心,”这话说得不太客气,约莫是恼了,“想解决发情期还不容易么。”这是存心气他了。

韩叙本来已经泛红的脸皮顿时难看起来,眼前这家伙看起来完全是只要碰一碰就会难以自持的样子,而他这幅皮囊走出去,想碰一碰他的人必然不在少数。

无数个梦境在他眼前重叠起来,那么多个夜晚少年在他身下婉转呻吟。而如今他就在眼前,发情期让他看上去诱人极了,他却退缩了。

韩叙站在原地没动,双手紧握成拳垂在身侧,无数念头起了又灭,他垂下眼睑,不敢再看那个少年。

大庆嗤笑一声,绕过他向门口走去。

让他出去,随便找个什么人或者猫度过发情期。而他继续过他既定的人生,一点偏差也不会有。

一把拽住少年纤细的手腕将他拉进怀中,不管不顾地亲上那肖想已久的唇瓣。这个吻终于落实的时候,韩叙忍不住叹息了一声。

评论见

一个日常

被强行按在浴缸里洗完了澡,从头到脚都湿漉漉的,面皮被水汽熏得发红,眼里也沾上雾气,被湿哒哒贴在额上的头发衬得愈发软乎乎的。

还有因为挣扎被他按住亲吻而红肿的唇,锁骨上大片的红痕,被舔舐得挺立的泛着水光的红缨……夜尊眼神一黯,扯过浴巾把人一裹后整个带进怀里,低头咬上他的耳朵:“你看上去真美味。”

“喵~”大庆恶狠狠地伸出爪子挠了他的脖子一下,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瞬间化回原型,一双圆溜溜的猫眼愤怒地瞪着他。

得,毛湿了还这么胖,看来不是你毛茸茸你是真的胖。

“生气了?”夜尊蹲下身打算把猫抱起来,结果对方毫不领情地亮了亮爪子,还迅速地往后退了几步做出防备的姿态。

“不就是洗个澡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

混蛋夜尊,仗着自己力气大逼着他洗澡,弄得他一身毛都湿哒哒的,丑死了。而且还在洗澡的时候亲他,差点把他憋死在水里,太过分了。

我千年老猫不要面子的么!

越想越气,他晃了晃自己圆润的身体,抖出一大堆水珠,又狠狠地瞪了夜尊一眼。

“变回来,乖。”

“乖你大爷,不变。”

夜尊挑了挑眉,一把捏住小猫的后颈,语调沉沉:“骂脏话可不行哦。”另一只手则顺着尾巴交慢慢摸下去。

“喵呜~”大庆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,朝着夜尊龇牙咧嘴,“连猫都不放过,变态。”

下文走评论,排队有序上车,是网盘,可以直接下载。